• 追书
  • 捧场
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第5章 订婚

“当......当然。”唐远被问的哑口无言,正心虚的时候,唐安安挽着池寒的臂弯从别墅正门进来。

徐香涧见亲生女儿来了立刻时放下了手里的遥控器迎上去。

却见唐安安一脸委屈,右边脸上还挂着明显的指痕。

她刚才勉强陪着的笑脸立刻垮下来,不掩憎恨的瞪向唐酥,语气质问道,“唐酥,是不是你打的安安!”

“妈,我在门口碰见姐姐,本想先恭喜她一下,谁知道姐姐恼了打了我一巴掌。”

唐安安佯装吸了两下鼻子。

抽泣的模样看的徐香涧心都疼了。

她的眼神恨不得立刻能剐了唐酥。

唐远见状眉头也跟着皱起,眼底也多了一丝对她的责备。

唐酥心中冷笑,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。

而她,只是个多余的外人。

“伯父伯母,刚刚只是闹了些小别扭,我想安安和她姐姐都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
池寒温和的嗓音适时插进来,他将手里拎着的礼品递给佣人,“这都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,还望伯父伯母笑纳。”

那些礼品一看都是上好的滋补品,徐香涧眼睛都亮了。

神色上的不悦也消散了一些。

她深剜了一眼唐酥后,笑着拉住池寒的手,“怎么还叫伯父伯母?很快你就得跟安安一样叫我们爸妈了。”

“妈~”唐安安依偎着池寒的肩膀,羞赧的嗔道。

池寒含笑点头,不置可否。

这句话却如同一盆凉水从唐酥的头顶泼下,池寒要和唐安安结婚了?

她本想转身上楼梯的脚步,却怎么都迈不开,指甲深深的掐入掌心。

这一幕,并没有逃过池寒的眼睛。

晚上六点,保姆和佣人早已备好了饭菜,池寒落座在唐安安身侧,唐酥的座位毗邻徐香涧。

徐香涧几乎将慢慢的一盘虾都夹给了池寒,并吩咐人将煲好的汤端上。

言语间尽是对女婿的满意。

唐酥佯装未闻,也不抬头,低头闷声吃着白米饭,偶尔也会夹点自己面前的素菜。

但凡虾啊鱼啊海鲜之类的,几乎都是堆在池寒和唐安安面前,她也懒得去夹。

“小酥啊,安安和池寒的事情已经定了,爸爸也有件事想和你商量。”主座上的唐远瞟了一眼她,终还是语重心长的开了口。

唐酥正欲拿起的筷子停顿了一下,并未抬头,不用问她也知道唐远接下来要说什么了。

偌大的客厅,安静的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清晰可闻。

没有人开口说话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唐酥的身上。

包括池寒。

唐远知道唐酥在听,便压声咳了一下,放下碗筷,“先前霍家替大少爷征婚,我替你拿了主意,霍家很满意你,有意与我们唐家联姻。如若你能嫁给霍斯年,那不管是唐氏的发展,还是你的后半生,便都有指望了。”

一直揣着的心事终于鼓足勇气说出来,唐远生怕下一秒就被唐酥给回绝。

他这个女儿的心性他最了解,清高,泼辣,宁折不屈。

从小到大唯一一次掉眼泪,便是在她母亲的丧礼上。

唐远抿着嘴角纠结该怎么搬出股份的事。

因为他知道,那是唐酥势在必得的东西,她不会允许任何人掠夺她母亲留下的遗物。

然而,不等他踌躇的一句话开口,唐酥的红唇忽然动了动,两个清丽的字眼吐出——

“我嫁。”

没有反抗,甚至没有犹豫,唐酥抬眸,望向唐远,目光中的冷然让唐远心里一个咯噔。

这和他原先设想的剧本好似不太一样。

随机,唐远又有些愧疚于对这个女儿的残忍,“小酥……你听爸给你解释,那霍家大少爷他……”

“我吃饱了,先上楼休息了。”唐酥直接打断了唐远的话。

碗筷‘啪’地一声放下,她拉开椅子起身,无视所有人诧异的目光,走上楼梯。

不同意又能怎么样?让他们拿出妈妈的股份要挟?

还是让池寒见识她在这个家里过的有多悲惨,然后啧啧嘴,怜悯她?

唐酥穿着拖鞋,一阶一阶的跨上楼梯,留下一道清瘦的背影。

曾经的初恋即将与她的亲妹妹结婚。

而她却要被迫嫁给一个连面都不曾见过的霍家大少爷。

可悲又可笑。

饭桌上,一片沉寂,唐远怔的说不出话来。

徐香涧本也是诧异,但想到唐酥的态度,又不满的嘟哝道,“真是的,这么多年了,臭脾气可一点都没改!”

为了缓解尴尬,她又忙夹了几个菜给池寒,笑着道,“小寒啊,你可别计较,安安她姐就这么个脾性,谁都和她处不来的!”

池寒闻言,温润的脸色略有沉下。

他目送着唐酥离去的背影,心里竟隐隐的有些疼痛。

她真的要嫁给那个瘫子?

请记住本站:豆读言情

微信公众号:热点文字,公众号搜索:热点文字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